蓮香樓

今天父親難得地放假,相約我一同到對面海,中環一間古色古香的茶樓飲茶。爸爸邀請我的理由,有點讓我難過。

他說:「你再長大一些,就不會陪我去了,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孩子和爸爸就像兩列火車,初時會在一起進發,到後面,火車總有分開的時候。」

「和我一起去飲啖茶吧,當作留個回憶也好。」

自問其實很愛父母親,但總是表現出來的一點,不太像,想到了這點,的確很自責。爸爸的幾句描述,隱藏著多少句無奈和嗟歎,時光不留人,他常常說他總有一天會走,留起來的我要學懂堅強,要學懂怎樣「背起一個家」。我跟爸爸的關係,與一般人很不一樣,我會跟他擁抱、撒嬌,甚至像情人般餵他吃東西、親他臉。我跟他其實都很懂,父子情很可貴,我們都在珍惜能相處的時間,是一種「看見」,但同時,越「看見」,越傷心。

我不是一個容易哭的人,一套戲就算多感人都不能感動我,但唯獨我想起了一個畫面時會忍不住流淚——父母的離開。每一次想起,每一次都很想哭。

其實大家都知道,人終須一別,但往往我們都忘記了現在這刻,我們怎樣對待身邊的人。我真的受不了那種結果——「子欲養而親不在」,所以我真的很想做一個與別不同的兒子,即使我會發他們脾氣,我會幼稚,我會不爭氣,我會惹他們的氣,但我總希望有些時候我能表達我對他們的愛,也希望盡力做好本份,讓他們覺得「孩子很乖」、「孩子很生性」、「孩子的成熟讓我安心」。但孩子,還是孩子,父親的期望,孩子總難以達到,但還是會盡力做。

我很感謝我的父母,我知道他們很疼愛我。一些不知所謂的理由,他們都信了,我知道他們也是這麼想的:「能讓孩子快樂,也是父母的責任」。所謂疼愛,不單止是物質上,就連生活上的遷就,精神上的支持也是從未中斷。我知道要感恩,我也常常提醒自己要多些表達自己的感恩之情,多些說聲「多謝爸爸」、「多謝媽媽」。因為我知道,他們的好,不是必然的,我也很希望我能盡孝,是報答他們的一點心意。對,只是心意,親恩之厚,一生也無法報答,只願上了天家,我能繼續愛護他們!

感謝天父,讓我活在基督教家庭,在當中長大,也認識了主。父母一直在生活中,給予我無限量的愛,我是感受得到的,我也知道這是由天父來的愛,他們疼我,祂也疼我。

我愛你這三字,我對他們好像沒怎麼說過,對親人說實在太難了!因為越是習慣了不說,就越不會說。求天父讓我能在我的人生之中,盡全力孝敬父母,讓他們感受到我對他們的愛,也願父給我力量和提醒,少一點的惹他們氣。

Advertisements

年終的這一天

真的好久沒寫文章了,我又回來了。寒冷的年終,今天只有7至12度,還真是符合了冬天的氣氛。雖然,寒冷從各方進入體內,但這個年終也不算太冷。

好想趁這天做一個一年的回顧!回顧這一年,真的發生了不少事。

前半年,我好像也沒什麼深刻的記憶,因為要面對我人第二個的公開考試,盡我所能從正途進入大學。我盡過力了,結果雖然不是那麼強差人意,但也無法得到從JUPAS而來的offer。我又展開了另一個非正途的上大學方法,進入了IVE。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進IVE讀HD,因為總覺得自己應該沒有那麼差連POLY轄下的HD也進不了吧?事實是,這一年是難猜測的一年,以往的分數,今年都不適用了。誰會知道HD的位置少了那麼多?誰會知道要求的分數突然又直線上升?我覺得就不能相信自己太多,因為一切都在父手中,而不是自己手中。

完了考試,我的悠長假期又來了!難得的假期,我還記得好像放縱自己一個月,玩遊戲、看動畫、看Running Man,之後就開始籌算一下接著怎樣過。這個假期,我去了一次旅行、三個宿營。跟著蔣氏一家,到他們家鄉——台灣遊玩一番,差不多玩了七日六夜,真的很滿足呢!三個camp分別是夏令會、兒童福音夏令營、少年福音營,頭兩個都遇上了颱風,兩個都要求我們離營,幸好兩個營都能接續進行。這三個營給我的經歷很深,在之前的文章而有詳述,這裡就不多說了。

後半年,我過得特別快樂,因為我能夠分享我的喜悅給身邊的人,也期待著這種快樂能夠一直持續下去。雖然偶而會遇上小風波,但終究是平平淡淡的走過,我慶幸我能夠如此順從自己的心而行,亦如此過我的人生。

對於來年,我有不少期許。而今天,這個年終的日子,我還是在家中度過,還是開著「瑪奇」,到裡頭聽跨年音樂會,雖然如這幾年的年終一樣過,但今天卻過得有些不同,而我也過得有些不同,是更愉悅的一天。

妒忌

最近,我真的感到自己太會妒忌了。

自問跟婚禮男主角相識了不短時間,但我沒有被邀請去獻詩,這個倒是不打緊,他總會想找朋友,同團契的去獻詩?非也,同是我的團契,相信他們跟這位男主角不會太認識,或許很認識吧我不知道。但結果出來,我也希望送上祝福,然而,連婚禮也沒有邀請,我的祝福就降級為「遙遠的」。

雖知自己這樣不好,但這確是我真實想法,我猜自己其實是很愛這位弟兄,從小自大就喜歡他常跟他聊天,長大了能見證他的婚禮當然是美好的,但獻詩、出席這種事,自薦確是無味,只是帶點悶悶不樂之情去忘卻這位男主角,因為我在他心中看來不存在。我情願花時間去認真對待那位很主動邀請我們獻詩的那位女導師的婚禮,我樂意、並欣然去參加和送上「近一些」的祝福。

我是個很想率直的人,但太率直不好。跟我親密的弟兄們,你們成親大喜之日,如果想獻詩我很樂意幫忙,也很樂意出席婚禮和婚宴,希望我還能付得起那份人情(汗)。人生只得一次結婚,能成為你們人生里程碑的一個見證人是我的榮幸。

高中畢業禮

本來我可以去睡了,今天忙了大半天,而明天我又有很多事情要忙。但我還是要開電腦,上網,然後在這裡寫下一些東西。說實話,最近我覺得自己的生活是歡樂的,但不覺得有什麼特別,所以就沒有上來寫東西了。我覺得還是要把每篇的主題定得更鮮明一點,然後在內容裡再加點到位的描述,或者是主題的延展,就是最佳的札記了。不然,草草了事每天寫一些軼事其實也無什麼意義嘛。

今天,想寫的並不是主要關於高中畢業禮,而是我所討厭的三種人。

畢業禮,本應是快樂的事情,但很多不速之客打擾了它的清雅。本年度的畢業禮,適逄學校六十周年校慶,隆重其事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覺得畢業生不是主角,連配角也不是!跟「二打六」無異,就在旁負責聽以及在適當時候拍掌。五點入席,到了六點五十分才散席,虛耗的光陰還真不少。好的是,多了件畢業袍,壞的是,高中畢業壓根兒跟畢業袍拉不上關係。拿了證書,嘉賓走了,學校就開始清場了。

重點都不是這些,我想說的,是我這班同學。他們是其中一種我所討厭的人。我會形容他們是:「超越女生之間的八卦,只為求從他人的不足之中得到快樂。」他們很喜歡在圍聚時互相問問題,通常也很強硬,會利用「Happy Corner」或「手機放進水」作威脅,使人軟化,然後講出他們想要知道的東西。但是,到最後其實只不過是為了得知「其他人比我差」的感覺,然後快樂這樣。我真的很討厭他們,他們的關心並非真心,甚至很多問題牽涉私隱,我心想:我根本跟你不熟,為啥我要依你話去講我的事給大家聽?每個人都有私隱,都有秘密,想說自然會說,不想說你逼我,那麼你永遠不是我朋友。這樣看似互相關懷的聚會,只不過是滿足其中幾人的求知欲,或者是虛榮心,那麼,這種場合不適合我,我也不願再出現。

他們讓我聯想起還有兩種人,我很討厭。

有一種人是:笑容很多,說話很多刺,喜歡結黨,喜歡在背後說人壞話。相信我也不需多作解釋,這種人真的很討厭,他們是我中四、五,其中一群人,這班人根本不明白在中學時,這些真心朋友的可貴。他們總有一天會明白,他們曾經破壞過這些友誼,讓它不再有翻生的餘地,以後在人生路上,恐怕難再有機會遇上這些真心朋友。

最後一種人是:假裝。

他們是最恐怖的存在,所有都是演戲,但取得你的信任。此刻可能是朋友,下一刻可能是能夠傷你最痛的人。

 

《完》是Eason最新專輯的一首歌,讓我有了一些感受。

《完》MV on youtube

曲: Eric Kwok 詞: 林寶 編: Swing 監製: Swing / Eason Chan

一刻心也跳著 命能懸著 尚能延著 雖則一秒過後或結帳
光陰雖倒計著 但呢喃下 照樣漫長 塵寰未了 沒有路撒手歸向

從來從來病床一張 就算已躺上 點滴再響 但意志高漲
雖已走向那滅亡最終一章 全力多打漂亮一仗
仍祈望那重傷 或會有轉向 這是妄想 怎也說不上
無力軟弱 總不免變得倔強 無奈生於死角 只得一個下場

終逼出勇氣讓 被誰懲罰 被誰原諒
願再擔保 不過信譽壞了帳
終識得去退讓 但懸崖上 再沒後牆
唯求未變敵對 互送多一掌

從來從來病床一張 就算已躺上 點滴再響 但意志高漲
雖已走向那滅亡最終一章 全力多打漂亮一仗
如承受那重傷 未見有轉向 這樣對比 可會太牽強
同樣脆弱 不得已要坦白嗎 病至膏肓 再避不上

自認自認 未絕望未去努力著 但時日錯過了 再怎可勉強
沒權利失落 失望今天我倆 俱傷得欠救藥

原來尚有創傷 沒法去敷上 關係哪可 斷了再拉上
可會驚詫 世事如只得一廂 沒法扭轉結局方向
原來尚有理想 沒法再攀上 想贈那獎 都不及去頒上
難道歲月 多少課也可白上 唯獨告別路途 要懂怎去走上

手一僵 眼閉著 未能延著 別求延著
學會花圈棺蓋了後 就獻上
但願步過瞻仰 你亦明白 看穿真相
尚有些仗 全力亦打不上

Continue reading

九月的反思

忙忙碌碌的camp、活動、聚餐等等都過去了,眨眼已經到了九月,而九月也快將完結。回望一下這個九月,其實也蠻充實的。沒錯,原因就是我開學了。開學,隨之而來的是有規律的上課,而不再是放假放得連今天是星期幾也不知道,或者是睡到像頭豬。有規律的上課?沒錯,因為IVE頭一些學期都沒有大專生附屬品——「reg科」、「add/drop」、「自製dayoff」。被分派指定的科目和時間表,其實跟中學無異。除了時間表,上課的形式說是Lecture跟Tutorial lesson兩種,但其實前者只是將兩、三班合併一起上課,而後者更跟中學的一個班上課無異,而且,我們還有班長。真是有些意外,不過,可能這種慢一點的轉變——從中學到大專,會讓自己快點適應過來吧?

我終於發現到自己的興趣,而我終於感受得到讀自己有興趣的科目,那種興奮的感覺!學習真的會有種無名的動力,也會比之前上課專注更多,即使是無法馬上明白,也會很想快點弄清楚。當然會有比較相關電機,和不太相關的科,這唯有要自己來做個平衡了。總的而言,是還好。讓我最感興趣的一科叫做Practical Training,老師不會跟你說什麼大道理,也不是坐在課室裡聽課、計數,而是身處於工場,自己下手去完成一些作業。目前上了兩課,第一課是弄三腳插頭的電線和上網的LAN線,第二課是使用「潛水艇」接駁三相四線。(當然這些是行內術語,你們不需要懂,我也不解釋了。)IVE雖然讓校外的人覺得一種很hea的感覺,但其實只要讀對了科(工程科目),就能真正學到有用的東西,而其證書也普遍受業界認可。在IVE裡頭,我預計得到會有人讀得很hea,但我不會讓自己成為其中一份子。雖然深知要升讀本地大學有一定困難,但我仍然會向著這個目標進發,我相信我有能力做到。

除了學業的充實,還有歷奇課程的充實。受一平所邀,我跟四位弟兄一起去報讀神學院開辦的基督教歷奇輔導課程,目前上了兩堂,感覺很好。我覺得我並不只是在學習,而是有著不斷不斷的反思,也有對於信仰方面有了一些得著。

在某些人眼中,我的人際關係正處於一團糟的狀態。在某些人眼中,他們認為事情並沒有很差。做人是單方面的,但人際關係是雙方面的。我承認我需要學習,但並不是問題的根本。之前,有一段時間我一直想,之所以我與教會的人關係搞不好,是因為過去的歷史。接著,我改觀,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好,然後我嘗試去做好。最近,我有新的調整,就是我覺得自己的心裡其實已經安於一個有人明白我的地方。朝東在我很失落時安慰我說,其實目前教會的人跟我關係並不是我之前跟他說的那麼糟糕,還是能夠找到一些朋友,哪怕只還能是hi-bye-fd或者是只能閒談幾句,其實有很多,而且相熟的也不算少。我在想,其實是自己心裡已決定了與什麼人做朋友。當然,有人會說,朋友不嫌多。但我覺得我嫌自己有太多不交心的朋友。朋友多,是為了證明自己交際技巧成功?是為了在有需要時得到支援?(如家中有水電問題,能找到個懂水電的朋友。)是為了讓自己在某個區域得到安舒的感覺?從一開始,我好像不自覺地給了自己一個答案:我不需要這樣的朋友。下一步,就是我認清那個人的性格的那刻開始,就開始更小心地與他發展一段友誼。這段友誼的深厚,已定格於那刻我怎樣看他的為人。

我在身邊的一個女生身上學到,原來看人,並不一定這樣看。她看人是每一次遇見都會重新再認識那個人,所以並不需要定格,也很公平的對待每一個人。到現在,我又有了新的調整,我其實對測度人心感到很厭煩,因為我自己已經夠忙了,已經夠多東西去籌算,我根本沒空閒沒精神空間去想一個「以固有的偏見看待我」的人現在對我怎樣,或是我在他心中怎樣。這樣,會不會太煩了?可能有人會說,沒辦法,出到社會面對人群,這是少不免的事。是的,我很認同,但至少這套理論我不想套用至教會的弟兄姊妹身上。可能又會有人說,教會的人都是人啊,有人就會有人事,有人事就會有是非謠言。是的,我也很認同,不過,在最近一堂道我學到了,當你想要去愛教會的弟兄姊妹,就必先要先視他們為自己的親生的弟兄姊妹。或許這太理想,但我還是願意去這樣嘗試,即使他們並不是如此看待我。實踐下來,就是不再去猜度他們在想什麼,這刻的友誼、關係,我現在就這刻就會好好珍惜,而且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他們現在這刻是不是真心待我我不去想,將來會否變節我不去想。我想,這不算是憤世嫉俗或者不理世事吧?或許是天父特意讓我經歷這些事吧,很多年前教會中試過、中三的時候試過、中四的時候試過,最近教會又再試過,親身感受到的是排斥和凌厲的眼神,嘗試過去一探究竟,得知原因就會覺得很無稽,但奈何自己又無法改變什麼,只能吃一隻隻「死貓」。慶幸亦感恩,還有人明白我,越來越多人明白我,我深感欣慰,他們也給我很多提醒和關愛,是我視為真真正正的朋友。

其實我會覺得這樣已經足夠了。我們無法讓世人都喜歡自己,但必須自己要喜歡自己,當然不是無視自己缺點、不足,而是要給自己有一個肯定。這種在人事之中的自處,我覺得蠻不錯。我也很感恩,身邊的兩位弟兄——朝東、一平,嘗試協助自己與其他人關係和好一些,與其他人群多接觸。男人之間的一聲道謝,好像難以開口,所以我在這裡獻上我衷心的謝意,的確很窩心很感動。

在新的環境,認識了不少朋友,但我希望自己能在自己擅長的東西方面,也能學會怎樣在同學面前謙卑下來。感覺自己有著不少傲氣,回望我也不爽自己的表現。他們比我想像中好,尚算友善,感覺能夠合作得很好。希望接著會有更好的友誼,能邀請他們返教會,的確有點遠,但還是應該要有這目標。

//

回顧營會二:兒童福音夏令營

背景

應朝東的邀請,我參加了由方舟機構主辦的兒童福音夏令營。這個營會意旨是為了傳福音給升小四到升中一的這個年齡層的小朋友。營會招募了約二十位像我這麼大的導師,還有邀請了近七十位的小朋友參加。營會為期六日五夜,小朋友則是五日四夜,多出來的兩日一夜,是給導師們的一些教導和指點。

入營前的期望

經過三日兩夜的少年成長福音營,其實我已經十分疲累,而且有喉嚨痛的病徵,感覺也快要正式地生病了。營會是在烏溪沙青年新邨,其實對於我來說並不陌生,也知道裡面的營舍很正常,蠻不錯的。跟我差不多大的導師們,我也不感煩惱,首先我認識朝東會長,也認識其中一位導師,而且,因為其實我自問對於認識新朋友的能力不錯,在主內的弟兄姊妹,我相信他們也會算是友善的。不過對於我來說,小朋友才是我真正的大挑戰,我覺得自己教導人的能力還好,但真正的實戰還沒有嘗試過。特別的是,作為小組導師的話,我需要整天廿四小時陪伴五至六位小朋友,照顧他們。照顧包括:叫他們起床、和他們一起靈修、和他們一起吃飯、和們一起參加聚會、吩咐他們洗澡和睡覺等等。最難的是,必須抽時間跟他們陪談,單對單地傳福音。沒有經驗,也沒有技巧,這次也是硬著頭皮地衝了。

入營後……

我們先到一間教會裡,有一些訓練和分享的時間。每個人都做了一次見證分享,然後就開始從見證之中認識大家是怎樣的人。接著有一些唱詩歌的時間,還有教導無字書的使用方法。可惜那時我要走了,因為我需要去參加IVE的活動。回來已是晚上七時多,那一晚很早就睡了。第二天,再有一些安排和訓練就迎接小朋友的到來了。

這次我是負責小組副導師兼行政同工,即代表我要去配合和幫助小組正導師,以及要幫助大會的活動進行。確實是鬆了一口氣,壓力沒那麼大了。但是,另一方面我以為我會少了些機會接觸那些小朋友,原來不是的!原來我真的好忙碌!因為我需要分身,既要幫正導師去照顧小朋友,又要執行一些行政、雜務工作。

終於開始真真正正地接觸那些小朋友,我的組員有五個,分別叫:何以歷、吳斯林、劉健熙、黃德熙、朱柏恆,以下我會簡單描述一下他們是怎樣的。

上圖:左起–嘉瑋、健熙、以歷、斯林、德熙、柏恆

以歷:他是個活潑的孩子,很有我以前的影子,開朗、樂觀、平易近人,有點兒「八厭」,但內裡其實很善良,我很喜歡他夠直接。

斯林:提示備注中寫著他專注力不中、過度活躍及需要定時吃藥。一開始以為他是最麻煩,最需要我們照顧的小朋友,遇見了才知道他跟以歷差不多,我會覺得這種活潑是很合理的。孩子要活潑些才會快樂嘛。

健熙:他是個挺內向的小朋友,不太愛說話,但其實內裡思想很成熟,也很清楚大人們、組員們在做什麼!他的笑容很真很可愛,讓我感受到小孩子的那份純真。

德熙:我覺得他是全組最乖的小朋友,一開始已經很清楚信仰,而且守規矩和有禮貌。面圓圓的讓我十分疼愛他。

柏恆:全組之中最麻煩的小朋友,因為他對整個營會都不感興趣,更覺得同組的小朋友很幼稚,我花了很多時間才讓他融入其他小朋友之中。

———————————————————————————————————–

上圖:左起–健熙、以歷、我、德熙、斯林

幸得有嘉瑋導師,即是我的拍檔,小組的正導師,他全力負責照顧全組的五個小朋友。我作為輔助的角色,很少跟他們接觸,但感恩他們與我的關係甚好,以歷、斯林、德熙特別喜歡我,我常常不跟他們同組,但他們也常常跑來找我、見我。到後期一些,他們給了我一個花名「fubaja」,好像是他們玩遊戲時其中一隻boss,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叫這個名字,但他們常常以這稱號來叫我,還給我擁抱,讓我感到溫暖。上圖是我坐在後排的位置,但他們也過來找我拍照。

在教會之中,有時我感受不到愛,有時我感受不到溫暖的感覺,在他們之中,我卻通通感受到了。不但如此,他們是出自真心地愛著我這位導師,小朋友就是如此簡單直接,喜歡就會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我感恩,他們喜歡我這個導師。但遺憾地,我因喉嚨痛嚴重,無法跟他們陪談,只能照顧著他們,也給他們一些管教。

五天的行程很緊密,有聽故事,有唱詩歌,有遊戲,有問答環節,早上有靈修時間,晚上有傾心事時間,最忙的是正導師,還要哄他們睡。最辛苦的是會長,因為會長要負責巡房到夜深,讓小朋友們乖乖入睡。身為行政同工的我,回到行政同工房,就能鬆一口氣,同工不需你三催四請才去洗澡,不需你哄就會睡覺,還可以看看新聞,其實是個名副其實的安樂窩。

有時候,我跟一些同工要負責預早添飯給所有人;有時候,我需要計分數;有時候,我需要協助會長……還有很多事要做,但最開心的片段還是在下午的時候的「彩虹世界」,在這個時段中能夠帶著小朋友一起玩球類、棋、手工藝,我也能自己選。兩天我都去了有冷氣開放的康樂室,有足球機、乒乓球桌、康樂棋,已經足夠讓我這個大朋友興高采烈地玩個痛快!晚上的傾心事時段,我也覺得蠻不錯,雖然他們時常不認真,但總是有歡樂在當中。

我們在營會裡的導師祈禱會,連續數天為到天氣禱告。看到風球路線從完全擊中香港,轉變成偏離向西,只是掠過香港,我們都感到神有聽到禱告。不過可惜,因營舍不讓8號風球仍有人在營中,星期四晚上我們全體離營,回到家中休息一晚,但星期五早上又入營了。雖然,有些活動被逼取消,但很感恩全體小朋友和導師都安安全全的離營和入營,而且我們又可以繼續營會的其他活動。

———————————————————————————————————–

較為深刻的片段有三個。

第一個是星期五晚的燭光見證會,小朋友們在晚會之中出去拿著咪,說出他們對這次營會的感受和對天父的一些說話,然後他就能去取一個蠟燭,放在十字架上


——即是上圖的情景。加上一些唱詩歌的環節,令全場氣氛都很嚴肅,也很讓人動容。還記得,我聽著《是為了我罪》,我也眼泛淚光,真的被歌詞感動了。然後大家被分派一支瑩光棒,整個晚會的氣氛由嚴肅、動容,轉變成為歡樂、興奮!因為是大家一起大聲唱著一些較活潑、輕快的詩歌!真的好高興!比起演唱會還要high!

第二個是當晚晚會結束後,回到房裡,傾心事的時段。我跟正導師認真嚴肅地,訓斥了組裡的五個小朋友。原因是他們很不認真,也很不專心,每天我跟嘉瑋都在不停教導他們,但每一次只能停留幾個小時又故態復萌,結果我跟嘉瑋稍為正色一點地跟他們說了一番話。我也解釋了我們要這樣訓斥的原因,是因為神愛我們,而我跟嘉瑋正愛著他們5個,但愛不等於沒管教、沒律法。結束過後,他們真的馬上有改善,直到離營。

第三個也是星期五晚上,傾心事結束,我跟嘉瑋給了他們玩瑩光棒一會兒的時間。結果是,我跟嘉瑋也陪著他們一起玩!哈哈!什麼奇奇怪怪的招式名字、星光大戰啊、武功、劍法,都出來了。這次很痛快地跟他們玩了一下,我也覺得很快樂。

———————————————————————————————————-

從營會中得到的……

我覺得我得到的是友情。一來是跟小朋友們的友誼,二來是跟同工的友誼。兩者,我也覺得自己得到了滿滿的愛。雖說只是六天,當然是美好的回憶,但是,我覺得打從一開始,我就能感受到愛的氛圍。感謝天父讓我遇到這些小朋友和同工們!也感謝神讓我經歷了這個營會!其實我為營會的付出不多,也沒什麼貢獻,反而只是一直去獲得很多很多愛!在這個營會,我真正感受到「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這句說話的感覺。我會好好記住這個感覺,然後嘗試在自己教會之中實踐,為主做更多的事情。

再一次回顧……

其實我一進營會已經開始生病了,不斷地流鼻水、鼻塞、咳嗽、頭暈,感謝神讓我做的事工只是很輕易的,帶病之身仍能完成。我會覺得這是神的奇妙安排,讓我病了,能夠退後一步,做少一些事,去看那些站在前線、做很多很多事的同工,他們的毅力和勇氣。我不敢說自己已學會了,但我希望自己在將來會受他們的好果子影響,再從事工之中影響他人。

最後……

感謝主安排了朝東,又感謝主讓他成為今年度的會長,去邀請我參加這個事奉的工作。遺憾地,我下一年好像無法參加,但我希望教會裡的弟兄姊妹能夠同樣地有此番體驗,也希望上帝讓每一年的兒童福音夏令營也能真真正正的讓祂的道進到每一個小朋友的心中,讓他們遇見祂。